我那台起死回生的Kindle

我的Kindle购买于2015年。虽然看书不多,但是总是爱到哪都带着Kindle电子书。

最近我把Kindle重置了,变成了英文版,想多阅读一些英文书。就买了一本Stillhouse Lake看了看,感觉好像还不错。不过今天我没有打算写读后感,或者是读中感,而是要来谈谈我这台大难不死的Kindle。

继续阅读“我那台起死回生的Kindle”

安检处“考验”安检员

昨天在福州机场准备安检的时候,一位自称是安检人员的女士说让我充当“卧底”,测试一下新安检人员能否检查不出我身上携带有违禁物品。当时我其实稍作迟疑,但还是觉得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,就让安检人员把打火机塞进了我的鞋子里。

继续阅读“安检处“考验”安检员”

惊险的一天

今天是我从沈阳启程回福州的日子。一位学长、一位同学,都是老乡,与我结伴而行。一切顺利,直到我登机之后,屁股尚未坐热之时。

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我有一个毛病,就是从外地回家,或者是从家到外地,总是喜欢尽可能多地带东西。除去昨天由中通快递寄出的一整箱衣服外,我今天有提了一个大箱子,背了一个书包,手拿着一个书包,而又挎着一个单肩包。而这单肩包,就是这一切让我痛不欲生的根源。

继续阅读“惊险的一天”

记一件蠢事

今天晚上五点半社团(联盟)聚餐,本以为我规划的天衣无缝,三点半考完高数,坐四点半的校车去老校区。

结果我四点十几分到校车点,就懵了,怎么没有车?我还觉得会不会是登车点搞错了。看看手机上的校车时刻表,才恍然大悟,四点半的校车是在老校区发车的。

就这样,我在五点半,也就是现在才得以坐上开往老校区的车。